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译术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94|回复: 0

[市场观察] 文化领域的产权尊严需及早正视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7-8-21 06:28
  • 签到天数: 1251 天

    [LV.10]译术家III

    发表于 2014-4-8 15: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化领域的产权尊严需及早正视

    2014-04-08 05:53 辽宁日报



     □如何在全社会培养一种尊重文化领域的产权尊严的氛围和风气□低廉的侵权成本,势必变相鼓励违法侵权者们继续作案□维护知识产权是每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
      上周,著名作家毕飞宇与著名编剧陈枰因版权问题隔空PK。陈枰发表长微博声称没有侵权,而刚从巴黎书展归国的毕飞宇随即公开反驳。两方各持己见,争论不断。“毕陈PK”事件再度令文化维权问题成为热议的焦点。
      从2012年末著名作家贾平凹的长篇小说《带灯》未出版便遭盗版,到去年下半年著名翻译家马爱农译著被抄袭,再到如今的毕飞宇长篇小说《推拿》闹“双胞”,接连发生的文化产品权益之争不断提醒全社会:文化领域的产权尊严应该且必须得到正视!
      本报记者跟踪采访了上述三起维权事件,从作家、翻译家、出版社、法律界等多方汇集观点,力求呈现出当下中国所面对的文化维权现状与困境。
      长篇小说《推拿》很“火”。对于一部纯文学作品来说,“火”这个形容词显得有些俗气。不过,当话剧版《推拿》、电视剧版《推拿》、电影版《推拿》接连获得成功后,用“火”来标签《推拿》也就不可避免了。
      在商业社会,“火”即是商机。 《推拿》的“火”让形形色色的人都想从它身上得到更多的利益。这时,侵权行为也就随之而来。
      3月30日,毕飞宇委托人民文学出版社以答问形式公开表达了对《推拿》侵权案的看法。一石激起千层浪。连日来,文化维权成为社会普遍关注的一个话题。
      目前,我国文化产品的权益保护仍存在一定的缺失,相关法律法规并不十分完备,并且社会对知识产权的重视和尊重明显不足,没有形成非常自觉的文化维权的氛围。因此,各类侵权事件频频发生。无论是名作者,还是小写手,都不可避免地遭遇侵权之苦。侵权者即使被告上法庭,受到的惩罚也多是不痛不痒,如此一来,侵权行为很难得到有效遏制。
      再过十几天就是世界知识产权日,每年一度的舆论关注和社会讨论是必不可少的。但除了关注、讨论之外,更重要的是真正去严肃对待侵权事件中暴露出的各种问题,同时,还要思考如何在全社会培养一种尊重文化领域的产权尊严的氛围和风气,并推动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
      侵权花样有很多:只有一半内容的盗版小说;现实中也有冒充李逵的李鬼;无端冒出来的“双胞兄弟”
      2012年年尾,贾平凹的最新长篇小说《带灯》在图书市场上出现,不少读者争相购买。不过,这本《带灯》却先天不足,只有一半的内容。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奇怪的事情?原来,它是盗版的。
      《带灯》曾在文学杂志《收获》上刊发了前半部分,盗版商利用这前半部分来冒充全书,抢在正版出版前先搞出了一本残缺版《带灯》。盗版《带灯》一本只卖8元钱,虽然制作低劣,但却凭着贾平凹最新力作的噱头赚了一笔。如此一来,2013年初正式面市的正版《带灯》便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侵权的花样有很多。曾参与翻译“哈利·波特”系列丛书的著名翻译家马爱农就碰到了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例子:《水浒》里有个冒充李逵的李鬼,而现实生活中也有个模仿马爱农名字的“马爱侬”。
      去年6月,马爱农发现有一批署名“马爱侬 编译”的外国文学名著在多个网上书店发售,包括《海蒂、小公主、绿山墙的安妮》、《金银岛、汤姆·索亚历险记、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爱丽丝梦游仙境、胡桃夹子、绿野仙踪、木偶奇遇记》、《马克·吐温小说大全集》等。很显然,这是有出版社为了谋取不正当利益,仿冒马爱农的姓名出版发行了上述图书。对于一般读者来说,很容易把“马爱侬”误认为“马爱农”,把图书当成名家译作来购买,结果上了当还蒙在鼓里。
      另外,由马爱农翻译的《绿山墙的安妮》被某出版社出版的译本抄袭,经详细对比,两个译本字句相同的比例竟然高达97%。马爱农除了从事翻译工作,同时也在人民文学出版社担任外国文学编辑,她坦言,类似翻译作品被抄袭、剽窃的情况,她过去在工作中也经常碰到。但这一次,她自己也成了被侵权的对象。
      盗版有仿冒、有造假,还有闹“双胞”的。长篇小说《推拿》是近年影响相当广泛的一部文学作品,作者是著名作家毕飞宇。这部小说先后被改编为话剧和影视作品,深受广大读者、观众的喜爱。对于毕飞宇来说,自己的作品备受欢迎本是喜事,但喜事背后也夹杂了不少烦恼,因为《推拿》无端多了一个“双胞兄弟”。
      当读者想要选购《推拿》时,会发现有两本叫做《推拿》的长篇小说:一本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毕飞宇的茅盾文学奖作品,另一本则是某出版社出版的署名陈枰著的《推拿》。陈枰是电视剧《推拿》的编剧,毕飞宇表示,他的确曾提供给他人《推拿》的电视剧改编权,但并未授权他人出版电视剧《推拿》的剧本或小说。随后,人民文学出版社起诉某出版社侵权,今年3月19日,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判决毕飞宇和人民文学出版社胜诉。但事件并未落幕, 3月27日,编剧陈枰发表了一篇长微博,坚持认为自己没有侵权,并表示要提出上诉。 3天后,毕飞宇公开驳斥陈枰:“说不负责任的话和侵权一样,也要承担法律后果的。 ”
      毕陈之间的唇枪舌剑迅速受到关注,并引发有关文化维权的大讨论。到目前为止,相关的报道、评论仍然不断出现。
      侵权成本太低了:被侵权方耗费大量时间精力投入到打官司的过程中,最后即使可以胜诉,但侵权方受到的惩罚却很轻,对于阻遏侵权作用不大
      不管是贾平凹、马爱农,还是毕飞宇,他们都不是第一个被侵权的创作者,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但是,这三个侵权案例各有特点,值得研究和反思。
    其中比较突出的一个问题是:文化产品遭遇侵权后,被侵权方耗费大量时间精力投入到打官司的过程中,最后即使可以胜诉,但侵权方受到的惩罚却似乎很轻,对于阻遏侵权作用不大。
      例如,马爱农诉某出版社出版抄袭译著一案,维权8个月所得赔偿仅3万元。毕飞宇诉陈枰、某出版社侵犯著作权,所得赔偿也只有5万元。
      马爱农在二审判决后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我们再次失望了》。她认为,这样的判罚力度,根本没有起到保护正版、打击抄袭的作用,如此低廉的侵权成本,势必变相鼓励违法侵权者们继续作案,并更加有恃无恐。她甚至感叹:“维权时间长、所得赔偿少,让翻译界寒心。 ”
      毕飞宇也认为,从保护知识产权这个角度出发,5万元的赔偿的确很少,侵权的成本太低了。不过,他也表示:“我不会在赔偿金额上纠缠,说到底,我提起诉讼不是为了经济利益,而是维护知识产权,我的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 ”
      为马爱农和毕飞宇两案担任律师的张中辉道出了著作权官司普遍存在的一种困境,“在马爱农一案上,我们无法获知侵权的出版社违法所得的数额,在确定经济损失上确实存在困难,只能由法官酌定。 ”
      维权行动一呼百应:每个人都希望看到环境净化的一些希望,维权不能害怕浪费时间和精力,不能忍着,否则会在客观上助长不好的风气
      相较前些年来说,今天,文化界人士的维权意识越来越强烈。一些维权行动的出现更是得到业界的大力声援。
      马爱农维权被披露后,在《译林》杂志及译林出版社首任主编、社长李景端的倡议下,100位翻译家联名通过 《中华读书报》声援马爱农的维权之举,讨伐抄袭剽窃歪风。这次声援堪称近年中国翻译界最大规模的维权声援行动。马爱农维权甚至被 《新闻出版报》、《中华读书报》等媒体列为2013年度的重大文化事件。马爱农告诉记者:“那些日子,很多翻译界的同仁给我写信或打来电话,对我表示鼓励和支持,因为他们的心血之作也曾遭遇各种侵权,他们希望能从我的案子的判决中,看到国内出版环境净化的一些希望。 ”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打官司是一件麻烦的事,所以,许多人轻易不愿意上法庭,总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样的心理纵容了侵权行为。
      正如毕飞宇所说:“中国作家的知识产权屡被侵犯,凭良心讲,作家自己也有一定的责任,总是害怕浪费时间和精力,一遇上事就忍着,这在客观上助长了不好的风气,别人了解了你的心态,这种心态就会被利用。 ”他坦言,过去遇到过一些侵权行为,但是没有想过走法律程序,“这里头有一个实际的情况,那就是我对法律诉讼有恐惧,太消耗时间和精力了。写作对注意力的要求极高,尤其当我正在写作时,不想被影响。 ”
      事实上,文学艺术创作是一个非常艰辛的过程,文化产品是创作者思想精华的凝结,是高强度的精神劳动。贾平凹在长篇小说《古炉》的后记中便写道:“我感激着那三百多支签名笔,它们的血是黑水,流尽了,静静地死去在那个大筐里。 ”他写下的每一个字都浸满了自己的心血,而这些努力却被制作盗版书的人轻而易举地窃取,实在不能不令人感到气愤。
      面对侵权怎么办:被侵权的一方要积极维权;社会要营造尊重知识产权的氛围;相关法律法规的惩处力度要继续加强
      每年4月26日是世界知识产权日。记者获悉,人民文学出版社计划与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合作,组织出版界和法律界专家对马爱农维权案、毕飞宇 《推拿》维权案等文化维权事件进行专题研讨,目的是呼吁社会各界重视作家、翻译家权益,营造风清气正的出版环境,促进文化产业的健康发展。
      为了避免侵权行为给文化产品的创作、生产、发行造成不良影响,包括作家、编辑、出版界都做了不少的努力。人民文学出版社在推出“哈利·波特”系列的时候在每本书上都贴了防伪标识。长篇小说《带灯》遭遇盗版时,责任编辑孔令燕也多次公开提醒读者认清盗版,选择正版:“盗版内容残缺,正版不仅内容完整,而且封面设计精美独特,更符合新作品的风格,整体制作非常精良。 ”
      但是,面对侵权行为,这些努力仍然显得很无力。究其原因:首先,被侵权的一方维权不够主动积极;第二,社会没有营造出浓厚的尊重知识产权的氛围;第三,相关法律法规的惩处力度有待加强。
      对此,毕飞宇说:“关于知识产权保护,我们说了很多年了,实施起来其实是不力的。 ”他认为,被侵权方要敢于公开维护自己的权益,“这次《推拿》被侵权,法庭已经判了,是非一清二楚。换了过去,无论被告再说什么我都不会出面的。可是这一次我得改,不能再迁就了,维护知识产权是每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不能怕烦。但是,话说回来,一个作家不好好写作,成天去搞法律诉讼,这也不是个事。再说了,就算我愿意付出时间和精力,维权毕竟是一件技术含量很高的工作,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做的。所以我想说,加大惩治的力度十分重要,如果一个人侵权了,只是罚他仨瓜俩枣,客观上会纵容侵权。 ”
      尊重正版、保护版权,是文化事业健康发展的前提,有品质的文化产品滋养有责任的受众。能够体味创作者的辛劳,才能获得更多更好的精神财富。跨过盗版泛滥、侵权频发这道不应存在的坎儿,是当下中国社会应当及早完成的一项重要任务。
      □本报记者/王 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译术精品推荐上一条 /9 下一条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译术网    

    GMT+8, 2017-8-22 01:55 , Processed in 0.324100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5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