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译术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89|回复: 0

[茶馆闲话] 【译本之赞与弹】(组图)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7-8-22 05:25
  • 签到天数: 1252 天

    [LV.10]译术家III

    发表于 2014-4-8 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译本之赞与弹】(组图)郝运译本上海译文出版社1990年
    郭宏安译本(广西师大出版社2002年)闻家驷译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8年)
    [email protected](编剧):《契诃夫手记》的贾植芳译本固然经典,童道明的译注本《札记与书信》也有意思,因他常引用契诃夫的小说或剧本段落,让你知道当初的这一句札记,后来派了什么用场。刚才读到一处有点难过:一个男人说他倒也幸福过一回。他的心上人曾经把阳伞忘在女友家里,他就打着那柄阳伞,在人家客厅里,坐了一晚上。

    [email protected](《vista看天下》编辑):读到阿多尼斯的诗歌《我与光一起生活》:我与光一起生活/我的一生是飘过的一缕芳香/我的一秒是日久月长/我迷恋祖国的山歌……译成这样,真是无从下口。引王小波的话说就是:“这先生准是东北人,他的译诗带有二人转的调子。”对于这种认为押韵就等于音乐性的译本,我一眼都不想再多看。阿多尼斯《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可惜被糟蹋成打油诗了。

    [email protected](波兰驻华大使塔德乌什-霍米茨基):“翻译似女人,太精确就不漂亮,漂亮的又不忠诚”,黄灿然翻译的波兰诗人扎加耶夫斯基的《尝试赞美这残缺的世界》这个译本确实好!在这个不平静的早上与君分享。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的译者郭宏安先生是傅雷翻译奖得主,社科院外文所荣誉学部委员,知名法语文学研究专家、翻译家,文学功力极深厚。郭译本在1990年代波及全国文化界的那场《红与黑》大讨论中,是最受欢迎和肯定的译本,至今仍经得起推敲和回味。

    [email protected]:几天没去图书馆,发现新进了一批书。以前《红楼梦》的英译本叫做a dream of red mansions,直译为红大厦里的一个梦,真够雷人的。现在终于有了一个比较贴切的翻译:the story of the stone(石头记)。简洁明了又符合原著,早该如此翻译了。ps:中文版的都看不大懂,英文版的也就天马行空了。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消散,仍然在变幻了的场景中回响不绝。

    [email protected]:之前去图书馆找《情人》王道乾译本,那书的破旧程度简直惨不忍睹,虽然有别人翻译的新书,虽然蛮想看,但还是嫌弃的都没有借走,只是偶尔借书的时候过来翻几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译术精品推荐上一条 /9 下一条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译术网    

    GMT+8, 2017-8-22 09:47 , Processed in 0.343084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5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